話說,凡大樓都應該各自獨立,才比較有其尊嚴。但大樓如果能相連相接,就更多出許多方便和變化,橋廊因而產生。

橋廊下有大魚自池塘中潑剌一跳,激起小小水花,襯著噴泉,陽光下也自成一番七色霓彩,那三人剎那間走遠了。我,和那三人,此生中大概也就只交會這一次吧?奇怪的是,在橋廊上,在樹影中,在交肩錯踵之際,你總會想起許多許多事情──關於人和人世種種平常不太想及的事情。

醫院大樓的相連,不一定靠橋廊,把建築蓋成小型摩天樓(例如說,50層),也能解決空間問題,但沒趣。而在紐約,某幾個醫院竟設有地下街互成網脈,轉診急救都不受路面交通號誌所阻,十分有效率。但那些都不及這悠閒的4公尺寬、近100公尺長的橋廊好。橋廊離地5公尺,可以俯瞰池塘和池中的魚,外加風、飛鳥、以及對面走來的人。

我此刻走的這座橋是醫院裡的橋,一般人到了醫院,心情總不會太好,但有了這座橋廊,你可以一面走,一面伸手把不小心颳到玻璃窗內來的樟樹枝撥回去,那時候,你心中難免稍稍竊喜──雖然你可能正等著看癌症切片報告……。

奇怪的是,在橋廊上,在樹影中,在交肩錯踵之際,你總會想起許多許多事情──關於人和人世種種平常不太想及的事情。

2

1

在橋廊上,迎面三人,如果我是古時候的橋頭賣卜人,我該怎樣斷她們的凶吉悔吝呢?她們都各有其幸,也各有其不幸,就說那中年女子吧,她雖然也許為親人心急如焚,寢食難安,但相較於我,我已無父母可掛慮了,然而,一旦身為沒有親長可為之心急車貸、為之焦慮之人,就真的比較幸福嗎?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至於那老婦,我剛才還在想,她真好命,其實她也許一生勞瘁,晚年卻落得一身病痛,錢,也許也賺到一些,卻無分享受……

此刻,在這美麗的橋廊上,對面就走來三個人,哦,不對,正確地說,三個人其中有兩個是走的,另一個則坐在輪椅上,由人推著,是個老女人。

老女人不知生什麼病房屋貸款,神情有幾分萎靡,另兩個人一個應是印尼籍的佣人,另一個則是個漂亮貴氣的中年女子,我猜她是女兒,不是媳婦──媳婦好像會更客氣些。

我的第一個反應是,這老婦人真好命呀,生了病,有兩個人侍候著。老年人,不是人人都有這種福氣的。但轉而又想,其實,也許更好命的人反而是那個印尼佣人吧?她健健康康,一身是勁,攔不住的青春從髮、從四肢、從眉眼,一一洩漏出來。假日,她們約了朋友見面,高興得又跳又叫,健康才是好命人。至於那中年女子,她顯然是既有事業又有金錢的人,且因保養得宜,她甚至還擁有美麗,以今日的平均壽命看,她還可以穩享四十年好歲月,可說來日方長。當此盛年,健康自信,也許她該算三個人中最好命的吧?

唉,不過,她可能也不算命好,母親生著病,雖雇了外勞,但外勞只宜做小丫頭,自己還是得做那個大丫頭,大丫頭還是得罩得住全局,全然不能省心。而且,到了這個年齡,每一家的老爸老媽都會有個或大或小的毛病了,除非是孤兒出身,否則每對夫妻很公平的都有四個老人家要照顧。但怪就怪在這時候兒子和女婿很少幫忙,事情總落在女兒或媳婦身上,男人幹嘛去了?或拚事業,或拚小三,因為,再晚,就沒機會了。而眼前橋廊上輪椅旁陪母親住院的女子,她真的好命嗎?

我是多麼喜歡橋廊啊!而我現在正走在一座橋廊上,我說的橋廊是指大債務協商樓與大樓之間如跨虹如臥龍的那種通道。此廊可以遮風蔽雨躲日頭,而且足下還有花園可觀景。

而那位印傭午夜夢迴之際,恐怕也自嘆身世淒涼,離家萬里,長年不見親人,寄人籬下,只不過為了多賺幾文,她或者會怨,為什麼我不是富二代呢……。

中國時報【張曉風】

人生世上,什麼叫幸?什麼又叫不幸呢?希臘悲劇《伊底帕斯王》,演到最後也只歸結一句:「人生未至終局之際,實難斷其人為幸福或不幸。」

橋廊及橋廊所見

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橋廊及橋廊所見-215006739.html


1F09A5CD4BEEC878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企業融資公司

d97jf35nt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